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绝味明朝平台研发费风波:不只碰到麻烦,还有天花板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2-02 03:36)
文章正文

  绝味研发费风波:不只碰到麻烦,明朝平台还有天花板

  上千万研发费用在财务报表中消失,绝味食品回应是口径差异。11月30日,针对“4500万的研发费用”一事,绝味食品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2017年年报中披露的研发费用与2018年财报中披露的上期研发费用存在差异是因口径不同。实际上,作为行业巨头,绝味食品见过不少大风大浪,但其真正的难题——盈利触顶,才是令其只能依靠规模生长的无解难题。

  绝味:统计口径不同

  11月30日,针对网络上题为《研发费用自相矛盾,4500万不翼而飞,靠一根鸭脖撑起市值500亿的“鸭脖之王”被高估了吗?》的文章,绝味食品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2017年年报中披露的研发费用与2018年财报中披露的上期研发费用存在差异是口径差异。

  上述网络文章指出,2017年绝味食品披露的研发投入为5200万元,然而,2018年年报中2017年研发费用变成了680万元,凭空蒸发了4500万元。

  对此,绝味食品解释称,两次研发费用的发布存在统计口径差异。2017年发布财报时,绝味食品对于研发投入-研发费用的定义范畴不仅包括管理费用-研发费用,还包括部分生产工人工资-物料消耗以及折旧摊销等。这部分研发投入-研发费用公司在所得税汇算清缴时并未列示为研发费用进行加计扣除。2018年,财政部公布了《关于修订印发2018年度一般企业财务报表格式的通知》(财会〔2018〕15 号)文件后,绝味食品业务口径与财务口径进行了统一,年报研发投入-研发费用投入与财务报表-研发费用金额一致。

  在香颂资本董事沈萌看来,存在会计处理规则改变导致口径调整的可能性,但是上市公司也应该将这种调整在财报中进行充分的解释说明,主动消除投资者的疑虑,不能指望投资者自己去思索背后的原因,否则要么就是上市公司过于“傲娇”,要么就是上市公司在找“托词”。

  北京商报记者翻查绝味食品2018年财报发现,绝味食品并未对上述调整内容在财报中予以说明。对此,记者采访绝味食品,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股东大比例减持

  除了4500万元研发费用的前后差异,绝味食品股东大幅减持也给绝味食品未来发展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8月31日,绝味食品发布公告称,上海聚成企业发展合伙企业及其控股股东减持绝味食品超3000万股股份,占其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6%。按8月31日收盘市值计算,套现金额超30亿元。受此影响,9月1日开盘,绝味食品股价一度跌停。

  资料显示,上海聚成企业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绝味食品第一大股东,持股36.171%。

  值得一提的是,若此次减持计划实施完成,减持比例和套现金额将是实施减持以来幅度最大的一次。绝味食品2017年3月17日在上交所上市,一年后的2018年3月,绝味食品便披露周原九鼎、文景九鼎、金泰九鼎、深圳汇贤四家公司的减持股份计划,该减持计划完成后,累计减持410万股,占流通股本2.5%,套现总金额达9.19亿元;同样,2019年9月初,第五大股东复星创投也披露减持计划,累计减持984万股,套现金额达3.77亿元。

  沈萌认为,股东减持基本上属于锁定到期,逢高套现。逢高减持的原因则是股东认为现在是股价高点,未来绝味食品很有可能因业绩不及预期而出现股价下跌。而股东的大幅减持也会对股价造成打压,出现短期下挫。

  据了解,在上市之初,绝味食品的股价为15.01元/股。2020年,虽然经历疫情,但绝味食品股价一路飙升,截至8月31日收盘,绝味食品股价为94.2元/股,市值为573.3亿元,动态市盈率为104.47倍。不过随着股东大比例减持,股价接连下跌,截至11月30日收盘,绝味食品股价已跌至70.88元/股,市值为431.4亿元。

  盈利天花板?

  如果说大股东减持是资本市场的日常操作,绝味食品真正的问题远比这更难解决——毛利率见顶,而这也是巨头们压在头顶上的“天花板”。

  在业绩面上,2020年前三季度绝味食品一直处于业绩颓势中。从绝味食品披露的最新三季报来看,前三季度绝味食品实现营收38.85亿元,同比下降0.01%;净利润为5.2亿元,同比下降15.33%。

  具体来看,一季报显示,绝味食品营业收入同比下降7.59%,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65.27%;进入二季度,绝味食品的业绩有所回暖,但其净利润仍表现为负增长。数据显示,二季度绝味食品营业收入同比增加0.82%,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1.86%;三季度绝味食品营收净利虽恢复增长,但仍未改变前三季度业绩下滑的颓势。

  事实上,不只是今年,近年来绝味食品的净利润增幅逐年放缓,呈现主营业务触顶迹象。2017-2019年,绝味食品营收增幅分别为17.59%、13.45%和18.41%,归母净利润增幅分别为31.93%、27.69%和25.06%。

  与此同时,绝味食品毛利率也在逐年走低。数据显示,2017-2019年,绝味食品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5.79%、34.3%和33.95%。

  反观另两位卤味巨头——周黑鸭和煌上煌,虽规模不及绝味食品,但毛利率却高于绝味食品。Wind披露数据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周黑鸭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60.93%、57.53%、56.54%和54.56%;煌上煌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34.66%、34.47%、37.59%和35.62%。

  “绝味食品毛利率逐年下降主要与其加盟为主的经营模式有关。”在业内人士看来,直营模式占比越高,毛利就越高,加盟模式因为要让利给加盟商,所以毛利率较低。在三大卤味巨头中,周黑鸭虽开放特许经营,但直营占比仍较大,煌上煌和绝味都以加盟为主,但绝味食品门店更多,因此,在不断扩张中,绝味食品的毛利率最低。

  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绝味食品在全国开设了12058家门店;周黑鸭线下门店网络仍以自营门店为主,门店总数达1367家,其中自营门店1246家,特许经营门店121家。煌上煌拥有4152家专卖店,其中,煌上煌直营店销售额占比为12.73%,加盟店销售额占比达87.27%。

  在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毛利率常年处于低位,对绝味食品未来的发展将极为不利。从企业运营的角度来说,绝味食品门店多,利润低,其经营风险会比较高;从资本的角度来看,毛利率较低会影响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资本对于毛利率低的企业很难有持久性的支持。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王晓

  (编辑:张澍楠)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